等秦云行和邢越尚这俩腻歪完毕,团子们脑内那部《溺爱偏宠——骚气亲王的傲娇床*伴》都已经快演绎到番外篇了。

  “咳咳,之前我们说到哪儿了?”秦云行哄好了豹子,一双招子又再度瞄上了一屋子的毛团。

  毛团们赶紧收了满脑子的骚剧情,换上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积极配合:“说到出院后的安排问题。”

  “对对,就像我们之前说的,如果你们就这么直接回去,肯定免不了一番讨人厌的议论打听。”秦云行说着正准备回到人民群众的汪洋中去,不想某只豹子就迈着无声的步伐卡在了中间,还附以饱含爬墙警告的凝视。

  秦云行哪里会怕这个?当下又掏出个云毯,原地乖巧坐下,一本正经道:“所以,如果你们信得过我,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就由我来安排。当初你们之所以会报名前往那里,想必都是为了成为合格的战士。所以我准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给你们提供专业系统的训练,成全大家的初心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谢谢殿下。”

  “殿下您真的太好了,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我爱您殿下!”(这只得到了来自少族长的死亡凝视)

  “殿下你还缺男宠吗?经过了系统培训还长得特别可爱的那种。”(这只被一条豹尾直接抡飞。)

  自被救出后,团子们无时无刻不在畏惧着自己回家后可能遭遇的种种,哪怕是舒拜(白色竹鼠)这样,已然决定靠着卖身度过下半辈子的失足少年,这会儿看向秦云行的眼里,也尽是感激。

  惨遭拐骗后能得亲王亲身上阵,女装相救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了,更不提之后这一连串的贴心安排。富饶强大的云昭帝国从不乏心怀怜悯的善心人,但身居高位却依旧能设身处地为兽人着想的,他们只见过秦云行这么一个。

  “军训会有些辛苦,希望你们能做好心理准备。”秦云行想到邢越尚曾经经受过的种种折腾,忍不住给毛团们提了个醒。

  “我们会努力训练的,只是……兽人的身体条件毕竟不如云昭人,殿下您的这番苦心,可能要被我们糟蹋了。”有毛团恹恹地开口。

  听着这话,秦云行心下一酸,果断将那群大骗子从脑海里拖出来又鞭尸了一遍。团子们在被囚期间受的伤并不难治,但那些被摧折的自尊自信自爱,却不知要多久,才能再度立起来。

  “你们知道,现下我在皇家学院就读军事专业对吧?”邢越尚忽而插话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偶像发言,豹猫小朋友忙不迭地接话。

  黑色的豹子溜溜达达地盘坐在秦云行旁边,还将大脑袋搁在亲王殿下的大腿上,摆足了夫唱夫随的范儿:“那你们知道,军事学院初等部年级第一的位置,一直是谁在坐着吗?”

  “不会是你……”

  “对,就是我。”邢越尚微笑:“少想那些有的没的,只要足够努力,最终的成果会让你们自己都惊讶。”

  邢越尚这话的效果立竿见影,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在团子们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悄然萌芽。曾经,教官一遍又一遍地将兽人远不如云昭人的念头烙进了他们脑子里。可只要有一个反例,便足以将过去灌输的那一切统统推翻!谁能保证,明日,他们就不会成为第二个邢越尚呢?

  秦云行抬手,撸了把豹子脑袋。这个逼装的,我给满分!虽然是个虚假广告……但梦想嘛,总是要有的,就算走不了嗑药变异流,氪金武装流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。

  邢越尚被撸得忍不住眯起眼,越发积极:“虽然这么说,但兽人和云昭人的身体条件确实还是有所区别的,我在训练过程中也多少总结出了一些心得,相信你们也会用得上的。”

  秦云行揉了揉膝上豹的肚子,心中感情跟手感一样又暖又软,虽然换了个星球,但是这位少族长依旧那么乐于助人。

  “殿下,你这会儿忙吗?”邢越尚忽而抬头问。

  秦云行:“不……不忙,怎么?”

  邢越尚:“我也正好有空,我们不如这就去把接下来的军训内容给落实一下,至多两天他们就都可以出院了,我猜您也很想早点将他们安顿妥帖吧。”

  秦云行看着满屋子的毛茸茸:不,我不想!

  秦云行正要抗议,就对上了毛茸茸们那皮卡皮卡闪闪发亮的大眼睛,绒毛控本控到底还是没能把拒绝说出口,一步三回头地被豹子用大脑袋顶着腰窝一路推出了门。

  白绵绵小兔叽:我是跟着走还是不跟呢?上一个打搅食肉兽族恋爱的食草兽人是个什么下场来着……算了,还是等殿下想起来了再说吧。

  出了门,没了外人,秦云行也不客气了,蹲下身反手就捏住了豹耳朵:“邢越尚,我跟你讲,分享是一种美德,你要再这么小心眼地护食下去,你会失去本亲王的!”

  邢越尚反口就是一舔。

  “啊!!你干嘛!”秦云行捂着湿漉漉的脖颈,脸色涨红。

  “尝尝你这个食物的味道。”邢越尚笑吟吟地瞅着新鲜出炉的粉红河豚。

  “护食只是个比方好吗?!”气鼓鼓的河豚捏着豹子两颊左右拉扯。

  豹子无辜脸:“啊,这样吗?我是个外星人你知道的,云昭语不太熟。”

  秦云行:就很气。要不是你现在毛茸茸的,早被我按在地上摩擦,啊不,暴打了你信不信?

  闹归闹,但两人也没耽搁做正事儿。虽然邢越尚将秦云行拖走确实是因为醋意泛滥,但时间紧张也是事实。将事情安排下去不难,但要做到训练切实适合兽族就不得不费一番心思了,当然,主要是邢越尚费心思,秦云行这条咸鱼只负责在旁喊666。

  直到晚饭时间,完整的章程才搞到一半,邢越尚吃着饭还不忘问秦云行意见:“殿下,你对之前定下的那些训练,就没什么建议吗?”

  “我又没有吃过军训苦头,能有什么看法?”秦云行反问。

  邢越尚一想也是,老实吃饭不再哔哔。

  快吃完时,秦云行却是再度开口:“如果可以的话,你尽早把我给你的那套机甲摸熟,整理出一套训练方案。”

  邢越尚吃饭的手一顿,正色道:“殿下,全手动机甲并不适合被兽族所知。”

  “我知道,不用担心,我只是准备让他们玩个适合兽族的机甲对战游戏而已。”秦云行摆摆手。

  “为什么?”邢越尚可不觉得秦云行这步棋只是为了丰富大家的休闲娱乐活动。

  “今天我姐不是找我去谈话了嘛。”秦云行沉吟道:“那时候我还是失忆状态,没想那么多。现在回想起来,总觉得某件事有点蹊跷,心下有些担心。但愿是我想多了吧。”

  “既然是您的要求,那我一定会为您达成。”邢越尚在心底默默给这场军训又拔高了一截难度。

  正在病房里吃营养餐的团子们身上齐齐一冷,默默停下了对亲王与少族长粉红关系的讨论。

  直到第二天中午,邢越尚才总算是把训练安排搞定,然后就被院长给揪回了治疗室,为下一阶段的强化治疗做准备。秦云行则将讨论出来的成品,直接发给了姐姐,很快,女皇就安排下了适合的场地设备和相关人手。

  眼见着拐卖案的后续安排差不多都妥当了,秦云行踏上了回学院的飞船:诶?总觉得忘了什么的样子……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西关书局_免费全本小说网_全本TXT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,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最新章节,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 52bqg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