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巫,你和殿下的暧昧传闻,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和殿下的传闻?”大巫心中咯噔一下,但面上只笑眯眯地道:“怎么了吗?外面有人乱编我和殿下的八卦?”

  “你没听到过?”邢越尚一边问,一边连接星网直接检索起相关信息。

  邢越尚这边的动作一点都没避讳大巫,大巫被邢越尚这操作给哽得不行,心知没法敷衍过去,避重就轻道:“当然听过。但你不用担心,我们族人都清醒着呢,并不会因为这些传言就觉得信仰被冒犯,进而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事。大家都很感念殿下对兽族的照顾。”

  大巫本以为自己态度摆得这么坦荡,邢越尚总不好再跟自己纠结那些小情小爱,没想到邢越尚竟是不依不挠:“如果感念殿下的好的话,那就最好主动澄清一下这些不实谣言。”

  大巫敛去面上的笑,提醒他:“邢越尚,你该清楚,这些谣言对我族有益无害。看清自己的立场,你不能为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就将我族的利益抛诸脑后。”

  “我族的利益,该靠族人自己的手,堂堂正正地去挣。”邢越尚看着检索出来的种种,面色渐冷:“而不是利用殿下对兽族的善意,狐假虎威,从中渔利。”

  “可笑。”大巫眯起眼。满是不快:“明明占殿下便宜最多的人就是你不是吗?”

  “他愿意给,我们当然可以接着。”邢越尚半步不让:“但他没给的,我们不该伸手去拿。趁着现在你还没犯下大错,赶紧收手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我谋划这些,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?”大巫盯着屏幕上气场越发强大的年轻人,劝道:“如果你还是那个心怀族人的少族长,你就该明白我的苦心才对。小尚,你一直是我属意的下任族长,别被感情冲昏了头,清醒一点,别让大家失望。”

  “早就没有什么族长了,从我们进云昭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都是云昭的子民。我们所需效忠的,唯有帝国。”

  邢越尚看着屏幕上服饰明显华美了不止一筹的大巫,叹息道:“之前帝国的动作你还没看明白吗?需要清醒的是你。眼下我们所处的,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依附讨好强者才能活下去的社会了。云昭是一个很好的国家,一个人,无论是兽人还是云昭人只要足够努力,就一定会有所回报。投机取巧者,反而容易作茧自缚。”

  “哼,说得好听,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大巫看向邢越尚的眼底,满是失望。他向来欣赏邢越尚的正直坦荡,但这份正直绝不能以损害兽族利益为代价。年轻人就是这点不好,单纯得天真又愚蠢,总不肯轻易屈从于世俗的灰色规则。是时候,给他好好上一课了。

  大巫勾起唇角,轻嘲:“既然你觉得,得要殿下愿意,拿他的好处才算是理所当然。那么如你所愿,我会与殿下好好相处,培养感情,让殿下心甘情愿为我付出,这样,你就没话说了吧?”

  “不!我不是……”

  大巫不等邢越尚说完,直接结束通讯。邢越尚看着黑下去的屏幕,真是一口老血喷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气到豹炸!他特意找大巫问清情况,难道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个情敌吗!而且,大巫马上就要和殿下成为同学了,他要是有心勾搭秦云行……不行,必须想个办法阻止。

  然而,直到开学,邢越尚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。毕竟,他也拿不准,如果把大巫的小心思摆到亲王面前,亲王殿下是会对他避之不及,还是欣然接纳。当初,秦云行对着大巫的种种痴汉情态,他可都还记着呢。

  就在邢越尚束手无策的胶着之中,秦云行与别有用心的大巫在校园中故友重逢了。

  “殿下。”

  秦云行一扭头,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。只见一群滚滚就站在广场中央,有大有小,憨态可掬,他们齐刷刷地看着自己,那求摸摸求抱抱的姿态让人根本把持不住。

  “大巫,好久不见!”秦云行一溜小跑地就冲着滚滚们去了,只有面上的表情,还算是存了一点皇族的矜持。但这点装腔作势,完全掩盖不了他那迫不及待的姿态,

  大巫轻笑着站在原地,等着秦云行自投罗网,他不必竖起耳朵也能想到周围人看到眼下的情景会是个什么感觉。要攻略秦云行,实在是再简单不过,不过是化个兽形,这人便没有任何悬念地主动咬钩了。

  眼见着秦云行走到近前,张开双臂,大巫故作矜持地依旧没动,然后便看着秦云行一把抱住了他……旁边的那只熊猫。

  “有段时间没见了,还挺想你的,最近过得怎么样。”秦云行抱着那只一脸懵逼的熊猫就不撒手了,咸猪手在人背上没完没了地搓揉着:“过得应该还不错吧,感觉你好像胖了点啊。”

  被抱住的那位,终于回过神来,结结巴巴地对亲王解释:“我……我不是大巫。殿下,您、您抱错人了。”

  “啊?哦……”秦云行一把松开了无辜群众,有些尴尬地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毕竟你们长得差不多。”

  大巫瞪着秦云行,只觉得脸颊涨疼。听着族人的窃窃私语,说着什么亲王不是和大巫关系亲密吗,怎么还会认错人。大巫真是怄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秦云行怀着对大巫的歉疚,慎重地环视一圈,开始琢磨到底哪一只是大巫。对于两脚兽而言,大熊猫根本就长得一模一样嘛,这只?好像矮了点。这只?外形虽然像但是看起来有点凶,不可能是向来温和的大巫。最终,机智的秦云行挑中了一位对自己咧嘴露出憨厚笑容的大熊猫。

  “大巫,不好意思。”秦云行双手捏住了对方的熊掌,愉快地开始搓揉。

  “殿下!”竹辛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提醒了,秦云行居然一而再地认错人,他不要面子的吗。

  “哦。”秦云行这下总算是找到正主了,他松开第二位无辜群众,转身面向大巫,忍不住埋怨:“你要早喊我多好,你看现在搞得,多尴尬啊。哈哈哈。”

  你再尴尬能有我尴尬?大巫郁闷得要吐血,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伸出爪主动握住秦云行,陪着笑脸说:“是我疏忽了,殿下您毕竟是云昭人,对兽态难免有些不熟悉。”

  “是啊,等以后当了同学,大家天天见,就不怕了。”秦云行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想的则是回头一定给面部识别应用加上兽族这一块儿的补丁。

  “这些,都是新生?”秦云行嘴上和大巫说着话,眼睛却望着小团子们,手还不安分地捏着大巫的熊掌。完美地演绎了什么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,轻浮又花心。

  竹辛隐隐意识到秦云行这人并不如想象中好摆弄,再说话时已是用心了许多:“是啊。我们巫因为担负着祭祀与治疗的责任,所以自小便开始学习各种知识,在文化这一块儿相比于同族,还是有些优势的。所以这一次招考,我族百分之九十的巫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。”

  “难怪这么多幼崽也来了。”秦云行拉着大巫的手不肯松,另一只手不安分地抬起,企图揉一揉旁边某只熊猫崽的头顶,然而,被熊猫团子不给面子地躲了过去。

  秦云行遗憾地收回手,压低了嗓子对大巫道:“大巫,借一步说话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西关书局_免费全本小说网_全本TXT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,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最新章节,恶名昭彰绒毛控(纯爱) 52bqg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